8868体育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8868体育

  柳州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二审 将择日宣判年06月21日 13:09 来源:南国早报 字号:大 中 小新桂网-南国今报南宁6月21日讯(记者李成连)6月20日上午8时30分,自治区高级法院第一审判厅公开开庭合并审理蒙庆闲、陈小林等人的9起上诉案。这些上诉人都是2000年7月7日晚发生在柳州市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中死亡者的父母和其他亲人。 在“7.7重大交通事故”中,一辆满载乘客的公交车撞坏柳州市壶东大桥桥栏落入水中,造成车上79人死亡的重大交通惨剧。事后,有17名死者家属分别向柳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有2名死者家属向柳州市城区法院起诉,要求肇事公交车所属的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 其中死亡的5名大学生、1名高中生、1名工程师和另2名女青年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向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起诉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按照《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要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精神抚慰金30万元。 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决被告向死者家属赔偿5~6万多元不等,这9名死者的亲人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广西区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广西区高级法院昨日将这9起上诉案并案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调查辩论:上诉人哭声一片 当上诉方和被上诉方简单陈述各自的请求和理由后,法庭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二、一审审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上诉方9名死者的亲人都到庭,或是作为上诉人,或是来旁听。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上诉方和被上诉方均没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蒙庆闲之女、陈小林之妻谭建萍(及其他死者)于2000年7月7日晚乘坐被告柳州公交公司所有的桂B—00512号重庆CC664大客车(公交6路车)行驶至壶东大桥(也称三桥)时,与大桥养护工施工停止作业时遗留在桥面的水泥隔离墩发生相撞,致使大客车偏离行驶方向,冲出人行道桥边护拦,坠入距桥面27.1米的柳江河中,谭建萍等78名乘客和司机全部遇难。 同月19日,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78名乘客不负此事故责任。在法庭调查和两轮辩论中,上诉方悲痛难抑,争着发言,主要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分别受理,而又一同审判,不作为集团诉讼,加大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程序违法;判赔的赔偿金太少,可对照的是同样性质的1998年柳州高中组织学生发生的车祸赔偿案,学生家长得到的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赔偿金共13万多元。 说到养儿养女的不容易和失子之痛,法庭上一片哭声,上诉人都在不断地抹眼泪,有的甚至放声痛哭。难得的是,作为被上诉方的律师没有要求法庭制止与争议焦点无关的诉说。法官们也耐心倾听每位上诉人的诉说,哭得大声说话听不清时,审判长才提醒上诉人要控制情绪。 上诉方律师:这次上诉免费代理 作为9名死者亲属的惟一一名代理律师的,是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秀兰。她在法庭上依法力争,认为一审法院首先程序违法,不受理集团诉讼,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用1992年制定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判决赔偿,没有考虑到物价指数的上涨因素,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决增加赔偿。 并且在法庭上说,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她亲眼看到和感受到上诉人的失去亲人之痛,她从北京赶来出庭,免收二审代理费,只是为了上诉人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 被上诉方律师:很同情但要用法律说话 被上诉方出庭的是两名律师:北京利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广德和京桂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桂南。他们首先也表达了对上诉人的同情:“坦诚地说,对死亡费用提出诉讼,我们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作为律师,特别作为代理公交公司参加本次应诉活动,我们首先代表柳州公交公司对‘7.7交通事故’的所有遇难者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以及真诚的问候。”在表示同情之后,在具体辩论中,他们仍“各为其主”,认为上诉方要求增加赔偿的法律依据不足,公交公司难以认同。 最后,由于被上诉方表示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柳州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二审 将择日宣判年06月21日 13:09 来源:南国早报 字号:大 中 小新桂网-南国今报南宁6月21日讯(记者李成连)6月20日上午8时30分,自治区高级法院第一审判厅公开开庭合并审理蒙庆闲、陈小林等人的9起上诉案。这些上诉人都是2000年7月7日晚发生在柳州市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中死亡者的父母和其他亲人。 在“7.7重大交通事故”中,一辆满载乘客的公交车撞坏柳州市壶东大桥桥栏落入水中,造成车上79人死亡的重大交通惨剧。事后,有17名死者家属分别向柳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有2名死者家属向柳州市城区法院起诉,要求肇事公交车所属的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 其中死亡的5名大学生、1名高中生、1名工程师和另2名女青年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向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起诉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按照《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要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精神抚慰金30万元。 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决被告向死者家属赔偿5~6万多元不等,这9名死者的亲人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广西区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广西区高级法院昨日将这9起上诉案并案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调查辩论:上诉人哭声一片 当上诉方和被上诉方简单陈述各自的请求和理由后,法庭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二、一审审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上诉方9名死者的亲人都到庭,或是作为上诉人,或是来旁听。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上诉方和被上诉方均没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蒙庆闲之女、陈小林之妻谭建萍(及其他死者)于2000年7月7日晚乘坐被告柳州公交公司所有的桂B—00512号重庆CC664大客车(公交6路车)行驶至壶东大桥(也称三桥)时,与大桥养护工施工停止作业时遗留在桥面的水泥隔离墩发生相撞,致使大客车偏离行驶方向,冲出人行道桥边护拦,坠入距桥面27.1米的柳江河中,谭建萍等78名乘客和司机全部遇难。 同月19日,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78名乘客不负此事故责任。在法庭调查和两轮辩论中,上诉方悲痛难抑,争着发言,主要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分别受理,而又一同审判,不作为集团诉讼,加大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程序违法;判赔的赔偿金太少,可对照的是同样性质的1998年柳州高中组织学生发生的车祸赔偿案,学生家长得到的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赔偿金共13万多元。 说到养儿养女的不容易和失子之痛,法庭上一片哭声,上诉人都在不断地抹眼泪,有的甚至放声痛哭。难得的是,作为被上诉方的律师没有要求法庭制止与争议焦点无关的诉说。法官们也耐心倾听每位上诉人的诉说,哭得大声说话听不清时,审判长才提醒上诉人要控制情绪。 上诉方律师:这次上诉免费代理 作为9名死者亲属的惟一一名代理律师的,是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秀兰。她在法庭上依法力争,认为一审法院首先程序违法,不受理集团诉讼,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用1992年制定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判决赔偿,没有考虑到物价指数的上涨因素,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决增加赔偿。 并且在法庭上说,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她亲眼看到和感受到上诉人的失去亲人之痛,她从北京赶来出庭,免收二审代理费,只是为了上诉人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 被上诉方律师:很同情但要用法律说话 被上诉方出庭的是两名律师:北京利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广德和京桂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桂南。他们首先也表达了对上诉人的同情:“坦诚地说,对死亡费用提出诉讼,我们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作为律师,特别作为代理公交公司参加本次应诉活动,我们首先代表柳州公交公司对‘7.7交通事故’的所有遇难者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以及真诚的问候。”在表示同情之后,在具体辩论中,他们仍“各为其主”,认为上诉方要求增加赔偿的法律依据不足,公交公司难以认同。 最后,由于被上诉方表示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柳州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二审 将择日宣判年06月21日 13:09 来源:南国早报 字号:大 中 小新桂网-南国今报南宁6月21日讯(记者李成连)6月20日上午8时30分,自治区高级法院第一审判厅公开开庭合并审理蒙庆闲、陈小林等人的9起上诉案。这些上诉人都是2000年7月7日晚发生在柳州市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中死亡者的父母和其他亲人。 在“7.7重大交通事故”中,一辆满载乘客的公交车撞坏柳州市壶东大桥桥栏落入水中,造成车上79人死亡的重大交通惨剧。事后,有17名死者家属分别向柳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有2名死者家属向柳州市城区法院起诉,要求肇事公交车所属的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 其中死亡的5名大学生、1名高中生、1名工程师和另2名女青年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向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起诉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按照《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要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精神抚慰金30万元。 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决被告向死者家属赔偿5~6万多元不等,这9名死者的亲人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广西区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广西区高级法院昨日将这9起上诉案并案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调查辩论:上诉人哭声一片 当上诉方和被上诉方简单陈述各自的请求和理由后,法庭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二、一审审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上诉方9名死者的亲人都到庭,或是作为上诉人,或是来旁听。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上诉方和被上诉方均没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蒙庆闲之女、陈小林之妻谭建萍(及其他死者)于2000年7月7日晚乘坐被告柳州公交公司所有的桂B—00512号重庆CC664大客车(公交6路车)行驶至壶东大桥(也称三桥)时,与大桥养护工施工停止作业时遗留在桥面的水泥隔离墩发生相撞,致使大客车偏离行驶方向,冲出人行道桥边护拦,坠入距桥面27.1米的柳江河中,谭建萍等78名乘客和司机全部遇难。 同月19日,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78名乘客不负此事故责任。在法庭调查和两轮辩论中,上诉方悲痛难抑,争着发言,主要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分别受理,而又一同审判,不作为集团诉讼,加大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程序违法;判赔的赔偿金太少,可对照的是同样性质的1998年柳州高中组织学生发生的车祸赔偿案,学生家长得到的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赔偿金共13万多元。 说到养儿养女的不容易和失子之痛,法庭上一片哭声,上诉人都在不断地抹眼泪,有的甚至放声痛哭。难得的是,作为被上诉方的律师没有要求法庭制止与争议焦点无关的诉说。法官们也耐心倾听每位上诉人的诉说,哭得大声说话听不清时,审判长才提醒上诉人要控制情绪。 上诉方律师:这次上诉免费代理 作为9名死者亲属的惟一一名代理律师的,是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秀兰。她在法庭上依法力争,认为一审法院首先程序违法,不受理集团诉讼,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用1992年制定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判决赔偿,没有考虑到物价指数的上涨因素,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决增加赔偿。 并且在法庭上说,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她亲眼看到和感受到上诉人的失去亲人之痛,她从北京赶来出庭,免收二审代理费,只是为了上诉人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 被上诉方律师:很同情但要用法律说话 被上诉方出庭的是两名律师:北京利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广德和京桂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桂南。他们首先也表达了对上诉人的同情:“坦诚地说,对死亡费用提出诉讼,我们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作为律师,特别作为代理公交公司参加本次应诉活动,我们首先代表柳州公交公司对‘7.7交通事故’的所有遇难者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以及真诚的问候。”在表示同情之后,在具体辩论中,他们仍“各为其主”,认为上诉方要求增加赔偿的法律依据不足,公交公司难以认同。 最后,由于被上诉方表示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柳州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二审 将择日宣判年06月21日 13:09 来源:南国早报 字号:大 中 小新桂网-南国今报南宁6月21日讯(记者李成连)6月20日上午8时30分,自治区高级法院第一审判厅公开开庭合并审理蒙庆闲、陈小林等人的9起上诉案。这些上诉人都是2000年7月7日晚发生在柳州市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中死亡者的父母和其他亲人。 在“7.7重大交通事故”中,一辆满载乘客的公交车撞坏柳州市壶东大桥桥栏落入水中,造成车上79人死亡的重大交通惨剧。事后,有17名死者家属分别向柳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有2名死者家属向柳州市城区法院起诉,要求肇事公交车所属的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 其中死亡的5名大学生、1名高中生、1名工程师和另2名女青年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向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起诉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按照《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要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精神抚慰金30万元。 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决被告向死者家属赔偿5~6万多元不等,这9名死者的亲人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广西区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广西区高级法院昨日将这9起上诉案并案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调查辩论:上诉人哭声一片 当上诉方和被上诉方简单陈述各自的请求和理由后,法庭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二、一审审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上诉方9名死者的亲人都到庭,或是作为上诉人,或是来旁听。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上诉方和被上诉方均没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蒙庆闲之女、陈小林之妻谭建萍(及其他死者)于2000年7月7日晚乘坐被告柳州公交公司所有的桂B—00512号重庆CC664大客车(公交6路车)行驶至壶东大桥(也称三桥)时,与大桥养护工施工停止作业时遗留在桥面的水泥隔离墩发生相撞,致使大客车偏离行驶方向,冲出人行道桥边护拦,坠入距桥面27.1米的柳江河中,谭建萍等78名乘客和司机全部遇难。 同月19日,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78名乘客不负此事故责任。在法庭调查和两轮辩论中,上诉方悲痛难抑,争着发言,主要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分别受理,而又一同审判,不作为集团诉讼,加大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程序违法;判赔的赔偿金太少,可对照的是同样性质的1998年柳州高中组织学生发生的车祸赔偿案,学生家长得到的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赔偿金共13万多元。 说到养儿养女的不容易和失子之痛,法庭上一片哭声,上诉人都在不断地抹眼泪,有的甚至放声痛哭。难得的是,作为被上诉方的律师没有要求法庭制止与争议焦点无关的诉说。法官们也耐心倾听每位上诉人的诉说,哭得大声说话听不清时,审判长才提醒上诉人要控制情绪。 上诉方律师:这次上诉免费代理 作为9名死者亲属的惟一一名代理律师的,是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秀兰。她在法庭上依法力争,认为一审法院首先程序违法,不受理集团诉讼,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用1992年制定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判决赔偿,没有考虑到物价指数的上涨因素,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决增加赔偿。 并且在法庭上说,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她亲眼看到和感受到上诉人的失去亲人之痛,她从北京赶来出庭,免收二审代理费,只是为了上诉人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 被上诉方律师:很同情但要用法律说话 被上诉方出庭的是两名律师:北京利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广德和京桂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桂南。他们首先也表达了对上诉人的同情:“坦诚地说,对死亡费用提出诉讼,我们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作为律师,特别作为代理公交公司参加本次应诉活动,我们首先代表柳州公交公司对‘7.7交通事故’的所有遇难者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以及真诚的问候。”在表示同情之后,在具体辩论中,他们仍“各为其主”,认为上诉方要求增加赔偿的法律依据不足,公交公司难以认同。 最后,由于被上诉方表示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柳州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二审 将择日宣判年06月21日 13:09 来源:南国早报 字号:大 中 小新桂网-南国今报南宁6月21日讯(记者李成连)6月20日上午8时30分,自治区高级法院第一审判厅公开开庭合并审理蒙庆闲、陈小林等人的9起上诉案。这些上诉人都是2000年7月7日晚发生在柳州市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中死亡者的父母和其他亲人。 在“7.7重大交通事故”中,一辆满载乘客的公交车撞坏柳州市壶东大桥桥栏落入水中,造成车上79人死亡的重大交通惨剧。事后,有17名死者家属分别向柳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有2名死者家属向柳州市城区法院起诉,要求肇事公交车所属的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 其中死亡的5名大学生、1名高中生、1名工程师和另2名女青年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向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起诉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按照《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要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精神抚慰金30万元。 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决被告向死者家属赔偿5~6万多元不等,这9名死者的亲人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广西区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广西区高级法院昨日将这9起上诉案并案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调查辩论:上诉人哭声一片 当上诉方和被上诉方简单陈述各自的请求和理由后,法庭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二、一审审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上诉方9名死者的亲人都到庭,或是作为上诉人,或是来旁听。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上诉方和被上诉方均没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蒙庆闲之女、陈小林之妻谭建萍(及其他死者)于2000年7月7日晚乘坐被告柳州公交公司所有的桂B—00512号重庆CC664大客车(公交6路车)行驶至壶东大桥(也称三桥)时,与大桥养护工施工停止作业时遗留在桥面的水泥隔离墩发生相撞,致使大客车偏离行驶方向,冲出人行道桥边护拦,坠入距桥面27.1米的柳江河中,谭建萍等78名乘客和司机全部遇难。 同月19日,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78名乘客不负此事故责任。在法庭调查和两轮辩论中,上诉方悲痛难抑,争着发言,主要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分别受理,而又一同审判,不作为集团诉讼,加大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程序违法;判赔的赔偿金太少,可对照的是同样性质的1998年柳州高中组织学生发生的车祸赔偿案,学生家长得到的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赔偿金共13万多元。 说到养儿养女的不容易和失子之痛,法庭上一片哭声,上诉人都在不断地抹眼泪,有的甚至放声痛哭。难得的是,作为被上诉方的律师没有要求法庭制止与争议焦点无关的诉说。法官们也耐心倾听每位上诉人的诉说,哭得大声说话听不清时,审判长才提醒上诉人要控制情绪。 上诉方律师:这次上诉免费代理 作为9名死者亲属的惟一一名代理律师的,是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秀兰。她在法庭上依法力争,认为一审法院首先程序违法,不受理集团诉讼,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用1992年制定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判决赔偿,没有考虑到物价指数的上涨因素,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决增加赔偿。 并且在法庭上说,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她亲眼看到和感受到上诉人的失去亲人之痛,她从北京赶来出庭,免收二审代理费,只是为了上诉人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 被上诉方律师:很同情但要用法律说话 被上诉方出庭的是两名律师:北京利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广德和京桂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桂南。他们首先也表达了对上诉人的同情:“坦诚地说,对死亡费用提出诉讼,我们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作为律师,特别作为代理公交公司参加本次应诉活动,我们首先代表柳州公交公司对‘7.7交通事故’的所有遇难者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以及真诚的问候。”在表示同情之后,在具体辩论中,他们仍“各为其主”,认为上诉方要求增加赔偿的法律依据不足,公交公司难以认同。 最后,由于被上诉方表示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柳州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二审 将择日宣判年06月21日 13:09 来源:南国早报 字号:大 中 小新桂网-南国今报南宁6月21日讯(记者李成连)6月20日上午8时30分,自治区高级法院第一审判厅公开开庭合并审理蒙庆闲、陈小林等人的9起上诉案。这些上诉人都是2000年7月7日晚发生在柳州市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中死亡者的父母和其他亲人。 在“7.7重大交通事故”中,一辆满载乘客的公交车撞坏柳州市壶东大桥桥栏落入水中,造成车上79人死亡的重大交通惨剧。事后,有17名死者家属分别向柳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有2名死者家属向柳州市城区法院起诉,要求肇事公交车所属的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 其中死亡的5名大学生、1名高中生、1名工程师和另2名女青年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向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起诉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按照《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要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精神抚慰金30万元。 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决被告向死者家属赔偿5~6万多元不等,这9名死者的亲人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广西区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广西区高级法院昨日将这9起上诉案并案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调查辩论:上诉人哭声一片 当上诉方和被上诉方简单陈述各自的请求和理由后,法庭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二、一审审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上诉方9名死者的亲人都到庭,或是作为上诉人,或是来旁听。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上诉方和被上诉方均没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蒙庆闲之女、陈小林之妻谭建萍(及其他死者)于2000年7月7日晚乘坐被告柳州公交公司所有的桂B—00512号重庆CC664大客车(公交6路车)行驶至壶东大桥(也称三桥)时,与大桥养护工施工停止作业时遗留在桥面的水泥隔离墩发生相撞,致使大客车偏离行驶方向,冲出人行道桥边护拦,坠入距桥面27.1米的柳江河中,谭建萍等78名乘客和司机全部遇难。 同月19日,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78名乘客不负此事故责任。在法庭调查和两轮辩论中,上诉方悲痛难抑,争着发言,主要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分别受理,而又一同审判,不作为集团诉讼,加大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程序违法;判赔的赔偿金太少,可对照的是同样性质的1998年柳州高中组织学生发生的车祸赔偿案,学生家长得到的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赔偿金共13万多元。 说到养儿养女的不容易和失子之痛,法庭上一片哭声,上诉人都在不断地抹眼泪,有的甚至放声痛哭。难得的是,作为被上诉方的律师没有要求法庭制止与争议焦点无关的诉说。法官们也耐心倾听每位上诉人的诉说,哭得大声说话听不清时,审判长才提醒上诉人要控制情绪。 上诉方律师:这次上诉免费代理 作为9名死者亲属的惟一一名代理律师的,是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秀兰。她在法庭上依法力争,认为一审法院首先程序违法,不受理集团诉讼,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用1992年制定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判决赔偿,没有考虑到物价指数的上涨因素,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决增加赔偿。 并且在法庭上说,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她亲眼看到和感受到上诉人的失去亲人之痛,她从北京赶来出庭,免收二审代理费,只是为了上诉人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 被上诉方律师:很同情但要用法律说话 被上诉方出庭的是两名律师:北京利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广德和京桂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桂南。他们首先也表达了对上诉人的同情:“坦诚地说,对死亡费用提出诉讼,我们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作为律师,特别作为代理公交公司参加本次应诉活动,我们首先代表柳州公交公司对‘7.7交通事故’的所有遇难者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以及真诚的问候。”在表示同情之后,在具体辩论中,他们仍“各为其主”,认为上诉方要求增加赔偿的法律依据不足,公交公司难以认同。 最后,由于被上诉方表示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柳州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二审 将择日宣判年06月21日 13:09 来源:南国早报 字号:大 中 小新桂网-南国今报南宁6月21日讯(记者李成连)6月20日上午8时30分,自治区高级法院第一审判厅公开开庭合并审理蒙庆闲、陈小林等人的9起上诉案。这些上诉人都是2000年7月7日晚发生在柳州市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中死亡者的父母和其他亲人。 在“7.7重大交通事故”中,一辆满载乘客的公交车撞坏柳州市壶东大桥桥栏落入水中,造成车上79人死亡的重大交通惨剧。事后,有17名死者家属分别向柳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有2名死者家属向柳州市城区法院起诉,要求肇事公交车所属的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 其中死亡的5名大学生、1名高中生、1名工程师和另2名女青年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向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起诉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按照《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要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精神抚慰金30万元。 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决被告向死者家属赔偿5~6万多元不等,这9名死者的亲人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广西区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广西区高级法院昨日将这9起上诉案并案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调查辩论:上诉人哭声一片 当上诉方和被上诉方简单陈述各自的请求和理由后,法庭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二、一审审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上诉方9名死者的亲人都到庭,或是作为上诉人,或是来旁听。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上诉方和被上诉方均没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蒙庆闲之女、陈小林之妻谭建萍(及其他死者)于2000年7月7日晚乘坐被告柳州公交公司所有的桂B—00512号重庆CC664大客车(公交6路车)行驶至壶东大桥(也称三桥)时,与大桥养护工施工停止作业时遗留在桥面的水泥隔离墩发生相撞,致使大客车偏离行驶方向,冲出人行道桥边护拦,坠入距桥面27.1米的柳江河中,谭建萍等78名乘客和司机全部遇难。 同月19日,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78名乘客不负此事故责任。在法庭调查和两轮辩论中,上诉方悲痛难抑,争着发言,主要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分别受理,而又一同审判,不作为集团诉讼,加大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程序违法;判赔的赔偿金太少,可对照的是同样性质的1998年柳州高中组织学生发生的车祸赔偿案,学生家长得到的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赔偿金共13万多元。 说到养儿养女的不容易和失子之痛,法庭上一片哭声,上诉人都在不断地抹眼泪,有的甚至放声痛哭。难得的是,作为被上诉方的律师没有要求法庭制止与争议焦点无关的诉说。法官们也耐心倾听每位上诉人的诉说,哭得大声说话听不清时,审判长才提醒上诉人要控制情绪。 上诉方律师:这次上诉免费代理 作为9名死者亲属的惟一一名代理律师的,是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秀兰。她在法庭上依法力争,认为一审法院首先程序违法,不受理集团诉讼,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用1992年制定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判决赔偿,没有考虑到物价指数的上涨因素,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决增加赔偿。 并且在法庭上说,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她亲眼看到和感受到上诉人的失去亲人之痛,她从北京赶来出庭,免收二审代理费,只是为了上诉人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 被上诉方律师:很同情但要用法律说话 被上诉方出庭的是两名律师:北京利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广德和京桂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桂南。他们首先也表达了对上诉人的同情:“坦诚地说,对死亡费用提出诉讼,我们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作为律师,特别作为代理公交公司参加本次应诉活动,我们首先代表柳州公交公司对‘7.7交通事故’的所有遇难者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以及真诚的问候。”在表示同情之后,在具体辩论中,他们仍“各为其主”,认为上诉方要求增加赔偿的法律依据不足,公交公司难以认同。 最后,由于被上诉方表示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柳州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二审 将择日宣判年06月21日 13:09 来源:南国早报 字号:大 中 小新桂网-南国今报南宁6月21日讯(记者李成连)6月20日上午8时30分,自治区高级法院第一审判厅公开开庭合并审理蒙庆闲、陈小林等人的9起上诉案。这些上诉人都是2000年7月7日晚发生在柳州市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中死亡者的父母和其他亲人。 在“7.7重大交通事故”中,一辆满载乘客的公交车撞坏柳州市壶东大桥桥栏落入水中,造成车上79人死亡的重大交通惨剧。事后,有17名死者家属分别向柳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有2名死者家属向柳州市城区法院起诉,要求肇事公交车所属的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 其中死亡的5名大学生、1名高中生、1名工程师和另2名女青年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向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起诉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按照《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要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精神抚慰金30万元。 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决被告向死者家属赔偿5~6万多元不等,这9名死者的亲人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广西区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广西区高级法院昨日将这9起上诉案并案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调查辩论:上诉人哭声一片 当上诉方和被上诉方简单陈述各自的请求和理由后,法庭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二、一审审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上诉方9名死者的亲人都到庭,或是作为上诉人,或是来旁听。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上诉方和被上诉方均没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蒙庆闲之女、陈小林之妻谭建萍(及其他死者)于2000年7月7日晚乘坐被告柳州公交公司所有的桂B—00512号重庆CC664大客车(公交6路车)行驶至壶东大桥(也称三桥)时,与大桥养护工施工停止作业时遗留在桥面的水泥隔离墩发生相撞,致使大客车偏离行驶方向,冲出人行道桥边护拦,坠入距桥面27.1米的柳江河中,谭建萍等78名乘客和司机全部遇难。 同月19日,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78名乘客不负此事故责任。在法庭调查和两轮辩论中,上诉方悲痛难抑,争着发言,主要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分别受理,而又一同审判,不作为集团诉讼,加大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程序违法;判赔的赔偿金太少,可对照的是同样性质的1998年柳州高中组织学生发生的车祸赔偿案,学生家长得到的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赔偿金共13万多元。 说到养儿养女的不容易和失子之痛,法庭上一片哭声,上诉人都在不断地抹眼泪,有的甚至放声痛哭。难得的是,作为被上诉方的律师没有要求法庭制止与争议焦点无关的诉说。法官们也耐心倾听每位上诉人的诉说,哭得大声说话听不清时,审判长才提醒上诉人要控制情绪。 上诉方律师:这次上诉免费代理 作为9名死者亲属的惟一一名代理律师的,是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秀兰。她在法庭上依法力争,认为一审法院首先程序违法,不受理集团诉讼,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用1992年制定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判决赔偿,没有考虑到物价指数的上涨因素,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决增加赔偿。 并且在法庭上说,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她亲眼看到和感受到上诉人的失去亲人之痛,她从北京赶来出庭,免收二审代理费,只是为了上诉人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 被上诉方律师:很同情但要用法律说话 被上诉方出庭的是两名律师:北京利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广德和京桂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桂南。他们首先也表达了对上诉人的同情:“坦诚地说,对死亡费用提出诉讼,我们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作为律师,特别作为代理公交公司参加本次应诉活动,我们首先代表柳州公交公司对‘7.7交通事故’的所有遇难者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以及真诚的问候。”在表示同情之后,在具体辩论中,他们仍“各为其主”,认为上诉方要求增加赔偿的法律依据不足,公交公司难以认同。 最后,由于被上诉方表示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柳州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二审 将择日宣判年06月21日 13:09 来源:南国早报 字号:大 中 小新桂网-南国今报南宁6月21日讯(记者李成连)6月20日上午8时30分,自治区高级法院第一审判厅公开开庭合并审理蒙庆闲、陈小林等人的9起上诉案。这些上诉人都是2000年7月7日晚发生在柳州市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中死亡者的父母和其他亲人。 在“7.7重大交通事故”中,一辆满载乘客的公交车撞坏柳州市壶东大桥桥栏落入水中,造成车上79人死亡的重大交通惨剧。事后,有17名死者家属分别向柳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有2名死者家属向柳州市城区法院起诉,要求肇事公交车所属的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 其中死亡的5名大学生、1名高中生、1名工程师和另2名女青年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向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起诉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按照《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要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精神抚慰金30万元。 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决被告向死者家属赔偿5~6万多元不等,这9名死者的亲人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广西区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广西区高级法院昨日将这9起上诉案并案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调查辩论:上诉人哭声一片 当上诉方和被上诉方简单陈述各自的请求和理由后,法庭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二、一审审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上诉方9名死者的亲人都到庭,或是作为上诉人,或是来旁听。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上诉方和被上诉方均没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蒙庆闲之女、陈小林之妻谭建萍(及其他死者)于2000年7月7日晚乘坐被告柳州公交公司所有的桂B—00512号重庆CC664大客车(公交6路车)行驶至壶东大桥(也称三桥)时,与大桥养护工施工停止作业时遗留在桥面的水泥隔离墩发生相撞,致使大客车偏离行驶方向,冲出人行道桥边护拦,坠入距桥面27.1米的柳江河中,谭建萍等78名乘客和司机全部遇难。 同月19日,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78名乘客不负此事故责任。在法庭调查和两轮辩论中,上诉方悲痛难抑,争着发言,主要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分别受理,而又一同审判,不作为集团诉讼,加大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程序违法;判赔的赔偿金太少,可对照的是同样性质的1998年柳州高中组织学生发生的车祸赔偿案,学生家长得到的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赔偿金共13万多元。 说到养儿养女的不容易和失子之痛,法庭上一片哭声,上诉人都在不断地抹眼泪,有的甚至放声痛哭。难得的是,作为被上诉方的律师没有要求法庭制止与争议焦点无关的诉说。法官们也耐心倾听每位上诉人的诉说,哭得大声说话听不清时,审判长才提醒上诉人要控制情绪。 上诉方律师:这次上诉免费代理 作为9名死者亲属的惟一一名代理律师的,是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秀兰。她在法庭上依法力争,认为一审法院首先程序违法,不受理集团诉讼,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用1992年制定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判决赔偿,没有考虑到物价指数的上涨因素,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决增加赔偿。 并且在法庭上说,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她亲眼看到和感受到上诉人的失去亲人之痛,她从北京赶来出庭,免收二审代理费,只是为了上诉人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 被上诉方律师:很同情但要用法律说话 被上诉方出庭的是两名律师:北京利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广德和京桂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桂南。他们首先也表达了对上诉人的同情:“坦诚地说,对死亡费用提出诉讼,我们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作为律师,特别作为代理公交公司参加本次应诉活动,我们首先代表柳州公交公司对‘7.7交通事故’的所有遇难者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以及真诚的问候。”在表示同情之后,在具体辩论中,他们仍“各为其主”,认为上诉方要求增加赔偿的法律依据不足,公交公司难以认同。 最后,由于被上诉方表示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柳州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二审 将择日宣判年06月21日 13:09 来源:南国早报 字号:大 中 小新桂网-南国今报南宁6月21日讯(记者李成连)6月20日上午8时30分,自治区高级法院第一审判厅公开开庭合并审理蒙庆闲、陈小林等人的9起上诉案。这些上诉人都是2000年7月7日晚发生在柳州市壶东大桥公交车落水事故中死亡者的父母和其他亲人。 在“7.7重大交通事故”中,一辆满载乘客的公交车撞坏柳州市壶东大桥桥栏落入水中,造成车上79人死亡的重大交通惨剧。事后,有17名死者家属分别向柳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有2名死者家属向柳州市城区法院起诉,要求肇事公交车所属的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 其中死亡的5名大学生、1名高中生、1名工程师和另2名女青年的父母和其他亲人向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起诉柳州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按照《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要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50万元、精神抚慰金30万元。 柳州市中级法院分别判决被告向死者家属赔偿5~6万多元不等,这9名死者的亲人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广西区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广西区高级法院昨日将这9起上诉案并案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调查辩论:上诉人哭声一片 当上诉方和被上诉方简单陈述各自的请求和理由后,法庭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二、一审审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上诉方9名死者的亲人都到庭,或是作为上诉人,或是来旁听。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上诉方和被上诉方均没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蒙庆闲之女、陈小林之妻谭建萍(及其他死者)于2000年7月7日晚乘坐被告柳州公交公司所有的桂B—00512号重庆CC664大客车(公交6路车)行驶至壶东大桥(也称三桥)时,与大桥养护工施工停止作业时遗留在桥面的水泥隔离墩发生相撞,致使大客车偏离行驶方向,冲出人行道桥边护拦,坠入距桥面27.1米的柳江河中,谭建萍等78名乘客和司机全部遇难。 同月19日,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78名乘客不负此事故责任。在法庭调查和两轮辩论中,上诉方悲痛难抑,争着发言,主要认为一审法院对此案分别受理,而又一同审判,不作为集团诉讼,加大了上诉人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程序违法;判赔的赔偿金太少,可对照的是同样性质的1998年柳州高中组织学生发生的车祸赔偿案,学生家长得到的补偿费和精神损失费等赔偿金共13万多元。 说到养儿养女的不容易和失子之痛,法庭上一片哭声,上诉人都在不断地抹眼泪,有的甚至放声痛哭。难得的是,作为被上诉方的律师没有要求法庭制止与争议焦点无关的诉说。法官们也耐心倾听每位上诉人的诉说,哭得大声说话听不清时,审判长才提醒上诉人要控制情绪。 上诉方律师:这次上诉免费代理 作为9名死者亲属的惟一一名代理律师的,是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秀兰。她在法庭上依法力争,认为一审法院首先程序违法,不受理集团诉讼,判决适用法律不当,用1992年制定交通事故赔偿办法来判决赔偿,没有考虑到物价指数的上涨因素,希望二审法院能判决增加赔偿。 并且在法庭上说,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她亲眼看到和感受到上诉人的失去亲人之痛,她从北京赶来出庭,免收二审代理费,只是为了上诉人得到公平公正的赔偿。 被上诉方律师:很同情但要用法律说话 被上诉方出庭的是两名律师:北京利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广德和京桂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桂南。他们首先也表达了对上诉人的同情:“坦诚地说,对死亡费用提出诉讼,我们的心情同样感到沉重。作为律师,特别作为代理公交公司参加本次应诉活动,我们首先代表柳州公交公司对‘7.7交通事故’的所有遇难者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以及真诚的问候。”在表示同情之后,在具体辩论中,他们仍“各为其主”,认为上诉方要求增加赔偿的法律依据不足,公交公司难以认同。 最后,由于被上诉方表示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将择日宣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